图片 11.png

中国教育出版网上海11月24日电(陈元哲 喻赛文) 采访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严一平校长,是在一个非常融洽的氛围中进行的。他对教育的深刻理解和对教育规律的准确把握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演绎着一位教育家的追求和人格魅力。早在上海师大附中2000年制定“争创实验性、示范性学校”规划之时,严校长大胆提出以改革学生评价入手,提高德育实效性,并在实践基础上总结出“中学生成长包”这一评价载体。同时,他在“德美一体,以美辅德”的学校课程建设下了大功夫,将学校的社会考察活动提升为“景观文化课”,产生极好的示范作用。

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是首批上海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也是上海市教委直属五所高中之一,多次荣获“上海市学生行为规范示范校”、“上海市德育先进集体”、“上海市安全文明校园”等荣誉。学校确立了“发展教育——让每一个师生都得到充分和谐的发展”的办学思想,建立了70多门成熟的拓展型和研究型课程,涵盖人文、科学、艺术、体育和技术等各个领域,为学生们提供了丰富多彩的生活和广阔自主的发展空间,也使其成为中国基础教育领域的一面旗帜。

图片 12.png

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园

直面基础教育的现实难题

严校长提出,上海的基础教育领先全国,有条件更关注学生个性,关注人性,淡泊分数。他认为,目前中国基础教育存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即“重知识、轻思维”,比较注重知识传授,却不太注重思维培养。整个社会评价相对而言比较功利,基本以分数作为评价标准。这样的评价标准随着学生年龄的增长,尽管在知识上能有不断提高,但好奇心与想象力却越来越差。

严校长表示,中国的校长有着光鲜辉煌的一面,但有时的确很苦闷。没有教育理想的校长不是好校长,可不面对教育现实的校长无法生存。一个怀揣着教育情怀、教育理想的好校长,一面创造着适合于学生的教育,另一面却又不得不面临巨大的现实压力——家长其实并不知道怎样培养孩子,更多的是看重孩子的分数,要让自己的孩子去读一个名牌大学。如此办学,学校注重的是知识的传授与机械的操练,虽然短时间内能提高分数,但学生学习的却是一堆没有思维的死知识,对于未来尤其是十年二十年之后的发展,几乎毫无用处。

严校长强调,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学生能考得一个高分,但如果思维变得僵化,基本就再难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当前教育太看重分数,将学生看作考分机器,没有把学生当“人看”,人是有感情和思维的。教学只有更关注思维培养,才能为国家培养创新人才。

教育要坚守什么?

教育为未来培养人,但未来的人究竟要具备哪些素养?在中国国内,这个问题还很少被研究,而作为目前的教育现状,这也是对有情怀、有理想的校长的一个大挑战。

严校长认为,做校长贵在坚持。在中国办教育,校长们需要在教育理想与教育现实之间寻求平衡。一所学校有一所学校的文化,而校长作为学校的引领者,应当对此有传承,这样学校才会发展的好。严校长非常认同上海师大附中的办学理念,让每一个师生得到充分和谐的发展。他做了十几年的校长,并没有想去改变这个办学理念,而是跟几任校长一起,共同坚守着教育发展方向。

发展与培养有什么区别?发展教育提出于上世纪90年代,相比较而言,发展比培养更为注重调动人的内在积极因素,注重人的主动性。在目前的教育中,很多时候孩子其实都处在被动状态,这时候,就要发挥教师的主观能动性,提高学生在高中阶段学习生活的主观能动性。作为办学者,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营造氛围,打造一个师生发展的平台。

上海师大附中的学生,相对而言就拥有较多的发展空间和自主发展平台。上海师大生命科学学院的教授曾向严校长提出,引进一个益生菌培养的课程,探索关于酸奶的问题,比如为何过期的酸奶不能喝?这样的探究性的课程,在上海师大附中非常多。这归功于学校的办学定位——依托上海师范大学,整合各类教育资源,让每一个师生都能充分和谐发展。

严校长说,要把上海师大附中建成一所现代大学附中:大学有什么特点,学校也应有一些影子在里面。比如大学讲学术,附中也希望老师像教授一样有研究;大学让学生做课题,附中就把课题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课程建设。学校最近几年的重点,就在于课程建设,是根据对办学的理解以及目前对国家课程感受到的不足之处,进行的一定程度弥补。

拓展课程有四个方向

严校长介绍说,上海师大附中的拓展课程有基本四个方向。第一个是对学生思维力的培养。学校引进了一门叫“英国剑桥”的SDP(Social Development Project 社会发展项目)课程,即批判性思维锻炼。这是英国剑桥考试委员会针对于中国留学生设计的一个课程,因为现下很多去英国留学的学生,虽然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发展却不足,成为了一个较大的问题。课程则以话题的形式开展,具体的内容,则是让学生对于世界共同关注的话题,发表自己不同的见解,借此开阔其思维。

第二个是对学生动手力的培养。学习物理的中国学生,如果回去看到一个坏了的电灯,对于如何摆弄线路一般大都毫无头绪,顶多只会在纸上画线路图,这就是学习了“死知识”的表现。在化学实验方面,原来的一些化学教材,基本都是些经典设计的教材,所谓经典实验重复:比如你做过几千遍酸碱鉴定,变颜色,看刻度,判断酸碱,最后要求做到结果准确。严校长指出,这样上课,虽然多少能够培养学生的严谨态度,但却不能培养人的创造力。对此,附中引进了英国剑桥化学实验,作为学校重点建设的一门实验类课程。与原来的实验不一样,这里同样是做酸碱问题,却会让学生测量口腔里唾液的酸碱度,做到把实验与人的实际生活联系在一起。虽然在实验结果上可能无法十分准确,但实验的方向则真正教育了学生,可以将所学知识运用到何处,从而用“活知识”代替了“死知识”。

图片 13.png

学生在上化学实验课

第三个是帮助孩子“走向社会”。若学生长久地被关在校园内不近社会,与社会的距离就会变得很遥远。上海师大附中组织了一门特色课程,原称为“投身自然,改造社会”,后来上升成为景观文化课,提出让学生“在景观中沉醉,在文化里沉思”。课程要求学生做调研报告,以研究性学习的基本形式,专注于提升学生的审美能力,学会去欣赏景观,了解景观背后的文化,并去体验与感悟美。严校长提及,这门课程后来也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即发现学生们这样跟同学老师一起出去,往往很开心,基本都留下了深刻的美好印象。

第四个是注重与大学的联动。上海师大附中内部办了两个书院,一个叫博雅书院,一个叫格致书院。前者的重点在于思辨性阅读,帮助学生打开思维。严校长提到了一个例子,比如让学生思考水浒著作中,对林冲与鲁智深这两个人物的刻画:林冲夫人被高衙内的公子欺负,在一般情况下,我们或觉得林冲对此显得窝窝囊囊,鲁智深则显的痛快淋漓。而思辨性阅读的关键,就在于换身当下环境考虑问题——在这里,面对总理大臣身份的衙内,林冲作为北京卫戍军区的司令,和在绿林社会上行走的鲁智深,与总理的关系完全两样。懂得这一点,便能理解林冲当时的无奈了。这就是思辨性。

严校长指出,文本解读对孩子思考力的培养非常重要。附中曾经邀请《红与黑》的翻译者、上师大的郑克鲁教授,来讲述关于翻译的事。郑教授提到,当时他为了翻译好这本书,曾认真研究了法国大革命的历史,以为准确翻译奠定好基础。在博雅书院,这里所教育给孩子们的准确认识,就是要有思辨性,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另一面,格致书院则偏向于科学创新、STEAM教育方向,让学生在科技类,尤其是现代信息技术上的前沿领域能有所涉猎。书院聚焦于自动化编程研究,并与交通大学等优秀高校开展合作,引进了众多优秀课程,使对此感兴趣的学生能够参与学习,并在高校教师的指导下撰写研究性论文,提高创新性能力。

高中教育究竟如何办?

高中教育似乎有点特殊,既有点像大学预科,又有点像义务制教育的延伸。严校长认为,高中就应该办成大学预科的样子。大学讲究博学,会学;而附中也不仅仅是一个装知识的地方,更是一个培养人的地方。目前,这个学校校园很大,但并没有想着去增加多少学生,而是增加了很多专用的教室——这是体现以学生为中心,尊重学生的兴趣爱好。在上海师大附中,学校让孩子有体验的空间与时间,在课程上有选择的空间与时间,在课堂上有思考的空间与时间,在课外有拓展的空间与时间。这是附中所坚守的东西。

严校长指出,未来对于高中的评价,不会再以人数多少、能开多少课程作为评价标准。除此外,评价形式或也不会再以机构搞分数的形式——发言权应转移到学生,因为只有这样,才对学校有引导作用。

对于如今的教育现态,严校长认为,社会一方面讲着创新人才出不来,一方面却用传统的形式继续着授课和做题,这是一种矛盾。他坚决反对高考考偏考难,并且对现在上海的高考改革持有积极态度。在附中,学校也有很多制度与方向迎合高考改革导向,关注人才的全面培养。

图片 14.png

严校长领导教学研讨会议

第一个,是职业生涯规划。有很多研究病例的好医生,把脉准确,能对症下药。相对的,庸医就搞不清楚,只给人一点药,不死不活便算数。其实,教师对学生的研究也一样。如今很多教师不太研究只凭经验管,能把课讲清楚就算个好老师;然而,事实是每个孩子的个性迥异,在这种情况下,教师研究的孩子个性的案例越多越好。严校长大力提倡要研究孩子。他提到附中引进了一个哈里斯自评系统,这是世界500强所用的一个指标,用来测试性格与职业的匹配度。现在,学校用这个给学生进行分析,帮助学生明确志向,思考将来到社会上究竟干什么。如今,很多学生可能还并没有目标,或者目标只是考上某所大学;而在有目标之后,很多非智力因素能够被调动起来,对学生的成长有着很强的促进作用。

第二个是导师制。附中邀请各行各业的精英与成功人士来校,和孩子开展座谈会。严校长提到一个案例,之前学校曾请一个商机行业人士来学校,因为制造大型飞机,当时他使见面的孩子们很是崇拜。而在座谈会上,这位人士也强调,要从人群中区分出来,好奇心和想象力远比知识更为重要。严校长说,像这样使孩子们感兴趣的人物,讲述所得的效果比老师要好很多。

第三个是加强职业体验。有某个学生想做医生,但他可能并没有实际做一个医生的感觉,无法知道这个工作究竟是否如想象般有意思。使孩子通过活动,实际去体验医院,银行,金融等行业的工作,这是上海高中及升学的一个亮点。而第二个亮点,则是大学开始采取综合评价录取。学生是否能入学,不再完全看分数,而要再通过专家面试等环节,这给真正感兴趣的学生提供一个更大的机会。严校长表示,这些改革都有其积极的一面,更加关注孩子的兴趣,因此他自己对这些决策也持支持认同态度。

图片 15.png

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严一平

对国标课程的补充

听到此,我们了提出一个问题:像职业生涯规划教育、批判性思辨、动手能力,这些听起来都是如今的国标课程比较欠缺的几个方面。但与此同时,现在似乎也有一个风口转向,即国内对我们的国标课程越来越有自信,同时国外一些国家也在思考,在学生青少年阶段,像中国一样给他们输入扎实的基础知识,或许不失为一条更好的路。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向严校长请教了观点。

严校长谈到,中国教育讲究一个“悟”——即前面都先不太理解,云里雾里,到后面再去领悟。他以九九乘法口诀举例说明:相对于不背九九乘法表的英国学生,中国学生在数学上表现出的计算速度可能特别快,而英国人则觉得,我们的数学似乎特别好。然而,尽管算得快,我们的学生却并不理解数字背后的含义,毕竟所背的只是先人所总结的东西。这表现了每个国家教育的不同之处。

对国际教育的说法有很多,许多尝试也都还在探索与协调阶段中。严校长表示,上海师大附中如今做国际教育这一块的目的,既非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把学生送出去,而是希望仔细研究这些课程并将其融合进来。而最终这一切,都服务于学生充分和谐的发展。



注意:本文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